妙音居士往生見聞記

 

廖榮尉居士著

 

第一階段︰家父念佛的因緣及平日念佛之情形

第二階段:往生前夕、當日見佛念佛及往生時的情形

第三階段:入殮、出殯、火葬、進塔及舍利子的發現

老菩薩往生見聞中有二點說明

老菩薩生淨土之因緣依法論述

老菩薩遺留舍利子之真實義

 

諸位大德,善知識,阿彌陀佛﹗

 

於此殊勝因緣,末學來向大家講述,家父念佛往生西方極樂淨土之感應事蹟。末學根性庸劣,才疏學淺,所述如有錯訛,或詞不達意,祈垂海涵,並請賢哲諸君,不吝教正。

 

現將家父往生淨土事蹟,以三方面來講述,第一念佛往生淨土之緣起。第二生平簡介。第三念佛因緣與往生事蹟。

 

第一念佛往生淨土之緣起。佛陀悲憫三界六道眾生,無量劫以來,於生死業海,頭出頭沒,永無休止,所以出興於世。諸佛興出世之本懷,欲說彌陀願力,惠真實之利於一切含靈,普度眾生。故善導大師云︰如來所以興出世,唯說彌陀本願海。

 

我娑婆導師,釋迦牟尼佛,為教化一切有情,講經說法四十九年,廣說八萬四千法門之餘,特講演了一個微妙捷徑之淨土法門。此乃世尊之本懷,顯彌陀之宏願,將真實之法和盤托出,惠眾生真實之利,普利群生。而其恩德尤深於末法現今,我儕凡夫,曠劫至今,迷本淨心,垢障深重,福慧淺薄。但憑信願持名念佛,即可免斷煩惱之困,又不必費多劫長修,但辦肯心,當生成就,便能功超累劫,往生極樂,徑登不退,圓成無上佛道。此顯大悲慈父,兩土導師釋迦牟尼佛﹑阿彌陀佛,及十方如來之本心。阿彌陀佛無盡大悲之勝願,方便至極之大慈,力用難思之果德。凡聖齊收,利鈍俱被,但能一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,萬德宏名,悉得度脫。阿彌陀佛之大恩大德,大願大力,度生大用,實微妙難思也。

 

家父依此淨土念佛法門,信願持名,老實念佛,臨終前蒙阿彌陀佛,佛力加持,佛光普照。臨終時西方三聖,阿彌陀佛﹑觀世音菩薩﹑大勢至菩薩,迎現其前,放光接引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由此證實淨土念佛法門,惠以眾生真實之利。若無如是微妙捷徑之淨土法門,我等凡夫何能度此生死業海,而登涅槃彼岸。

 

家父念佛往生西方淨土之因緣,乃是斷惡修善,深信因果,老實念佛,決定往生西方極樂淨土之見證。由是因緣期能助益末法吾等有緣眾生,建立真信切願,老實念佛,同登西方極樂聖境,共成無上佛道。

 

第二生平簡介。家父之俗名是廖陞南,生於一九一九年,於一九九三年歲次癸酉,農曆八月十八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享年七十四歲。一九九二年歸依三寶,法名妙音。世居臺灣省嘉義縣番路鄉大湖村橫路二十八號,瀕臨阿里山,是個山明水秀,民風純樸之地。家父一生務農,沒受過學校教育,故不識字,是個敦厚樸實的鄉下人,他老人家畢生皆過著清苦平淡的日子。

 

第三念佛因緣與往生事蹟。家父念佛之因緣與往生事蹟,以下再分三個階段來向大家說明。第一階段︰家父念佛的因緣﹑及平日念佛之情形。第二階段︰往生前夕﹑當日見佛念佛﹑及往生時之情景。第三階段︰入殮﹑出殯﹑火葬﹑及舍利子的發現。

 

第一階段︰家父念佛的因緣及平日念佛之情形。

 

末學於九0年聞到佛法,唯當時所聞並非佛陀正法,而是一般宗教性之佛教,所以當時並不了解佛陀正法教育之真實義,也不了解淨土念佛法門的殊勝圓滿,故未能積極引導父母雙親,發菩提心,念佛求生西方淨土。

 

在九一年,也就是學佛的第二年,我聽聞到淨空法師講經之卡帶,並見聞到印光大師文鈔全集,由是因緣讓我明了佛法的真諦,也讓我真正体悟到佛教非哲學非宗教,乃是佛陀教育,是佛陀對九法界眾生至善圓滿的教育。此因緣更使我了解,淨土念佛法門的究竟與圓滿。學佛修行欲了生脫死,當生成就,唯有淨土之持戒念佛,也就是斷惡修善,深信因果,老實念佛,求生淨土。依此正知見,我就開始積極的引導父母念佛,更用善巧方便,使雙親能夠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老實念佛,求生西方。在當時家父雖然接受我的勸導,但剛開始念佛並非很積極。

 

歲月如梭,瞬間已過寒暑,在這年當中我欣然的依教修學,當聞到觀無量壽經之淨業三福,讓我真正瞭解三福乃是佛法修學的基礎。淨業三福︰一者﹑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,慈心不殺,修十善業。二者﹑受持三歸,具足眾戒,不犯威儀。三者﹑發菩提心,深信因果,讀誦大乘,勸進行者。如此三事名為三世諸佛淨業正因。三福之第一條是人天福,它是道業的根本。而孝養父母,是第一條的第一句,由是可知孝養父母,是成就道業的大根大本。此乃佛陀在告誡我們修學人,身為佛弟子,對父母雙親,除了在精神上要孝順﹑在物質上要孝養外,最重要的乃是讓父母的法身慧命,在當生能出離三界六道,永不再受生死輪迴之苦,以是圓成無上佛道,此方是真正盡大孝。

 

秉此佛陀之教化,使我更積極的引導父母念佛,並以誠敬心做周詳的計劃和安排。在精神上比以前更加觀懷,在物質上的供養也比以往更為豐厚,以實際行動來證實,身為佛弟子是非常孝順的,讓父母生歡喜心,而肯定佛法。再用種種善巧方便,契理契機,讓父母能夠真正体會到人生之苦﹑空﹑無常,及生死輪迴之苦海無邊。接著再介紹西方極樂世界之依正莊嚴,及不可思議的殊勝功德。引導父母厭離苦﹑空﹑無常之娑婆穢土,真信切願求生西方淨土,且讓父母明瞭真正的修行,在日常生活中要萬緣放下,老實念佛。如是慢慢地幫父母建立信﹑願﹑行三資糧。由是因緣讓父母有決定信心,當生解決無量劫以來,無法解決之生死大事。從此雙親平日之念佛,較以往更為主動積極。

 

長久以來,家父經常咳嗽,氣管一直不好,於九二年歲中咳得很厲害,到醫院做檢查,結果肺部異常,懷疑是肺癌。後來請他上台北,到大醫院作進一步檢查,結果並沒有發現癌細胞。藉這次北上之機緣,帶引他受持三歸。家父在返鄉當天午休時做了一個夢,夢見六道生死輪迴之恐怖景象,乍醒後隨即見到一片光明。事後他問我說,從來不做夢,今天怎麼會夢到這種景象。由此因緣,我才知道他老人家從來不做夢,為此,我還一直追問他,你真的沒做過夢嗎?他說︰真的。以佛法之理來看,不做夢即是少妄想,這是很難得的。我再藉此因緣告訴家父夢境之意義,此夢是佛陀在提示你,六道生死輪迴很恐怖,要你當下覺醒,能覺醒生死輪迴之苦,即是一片光明。今生要了脫生死,出離三界六道,唯有老實念佛,求生西方淨土,這條路才是究竟圓滿的光明大道。家父由此次做夢之緣,對生死有很深的覺悟,以是念佛求生西方之信願更為堅定。

 

光陰似箭,轉眼農曆春節又來臨,年初一我帶家父到佛寺,參觀極樂淨土之模擬聖境,參觀之後他老人家,對西方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,更有所体認,不僅歡喜讚歎,且直說西方極樂世界太好太殊勝了,不去太可惜,還頻頻交待我,明年春節要帶你母親來參觀。此次參觀,家父對求生西方淨土的信﹑願更真更切,在念佛之行,也比以往更為精進。

 

在平時我經常打電話回鄉,鼓勵雙親要精進念佛,而家母都告訴我說,平時很少看見你父親在念佛,於是我就更加倍的鼓勵家父要精進念佛,決對不能懈怠,家父回答說︰我都是把阿彌陀佛想在心裡,你們怎麼知道我沒在念佛呢。由此回答方知家父皆以憶佛的方法在念佛。我問父親說︰你心在憶念阿彌陀佛時是否會起妄念。家父回答說︰不會。當時我就鼓勵他繼續以憶佛的方法來念佛。憶佛,在淨土念佛法門是個很殊勝的修行方法,首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云︰憶佛念佛,現前當來必定見佛。

 

春節之後,父親的身體還算硬朗,只是咳嗽未能改善。在清明節這天,家父再次做胸腔檢查,結果發現肺部的白點擴大一倍,醫師診斷為末期肺癌,我們把病情直接告訴他,當時家父的神情依然平靜如常,毫無貪生怕死的念頭。由此因緣我再提示家父,佛陀開示宇宙人生之真相,佛陀開示云︰動物有生、老、病、死,植物有生、住、異、滅,礦物有成、住、壞、空。這些無常的生滅現象,皆由我們的妄心所變現的。佛陀亦云︰一切法唯心所現,唯識所變。故我等凡夫生滅的妄念不除,即無法免除無常的生老病死。依照佛陀的開示,死並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面對死亡之時,自己的神識做不了主,不知何去何從,因而隨著妄心業力的牽引,再現苦空無常的生死輪迴。我再次懇切的勸勉父親要体悟佛陀的開示,依教奉行,從現在起佛號在你心中不能間斷,你必須用一句阿彌陀佛聖號,打掉所有生滅的妄念。立堅信願求生西方極樂淨土,一心歸命阿彌陀佛,懇求阿彌陀佛來攝受接引。家父回答說︰我曉得,我不依靠阿彌陀佛,那要依靠誰呢?我如果不求生西方淨土,將來臨終要往那裡去呢?我說︰沒錯,六道生死輪迴太可怕了,千萬不能再走這條路。

 

農曆五月,父親的病開始發作,且一發作即很嚴重。到醫院隨即進入加護病房,經過二天的醫治,病情略為穩定,即住一般病房,剛出加護病房時,我們都鼓勵他老人家要一心念佛,父親說︰我在加護病房時,不斷的叫阿彌陀佛,但阿彌陀佛卻沒來。當時我聽到這句話,感到訝異與欣慰,因為父親在加護病房時,是呈半昏迷狀態,他的心中依然憶念著阿彌陀佛,沒忘記一心歸命阿彌陀佛,半昏迷中能如是堅定信願實是難得。治療約半個月就出院,在家中靜養,這是家父一生中首次住院,也是最後一次住院。

 

農曆六月六日,記得是星期六傍晚,突然接到家鄉打來的電話,急告父親病危且似乎往生了。當時,我和共修會同學們急速趕回嘉義,準備幫家父助念。當我們回到家時,看見父親坐在客廳並沒有往生,而且身體慢慢地恢復起來,隔天我請父母和同學們一起念佛供修,念佛念到一段時間,家父一直看著阿彌陀佛的佛相,突然哭了起來,我即刻慰問他說︰你為什麼哭呢?父親說︰阿彌陀佛為什麼不趕快來接引我?當時我告訴他,往生的因緣如果具足,阿彌陀佛一定會來接引你的,如果因緣尚未具足,你一心念佛身體會很快地好轉。當天念佛供修到傍晚時,父親的身體又感到很不舒服,要我弟弟幫他沐浴身體,母親拿一件舊襯衫要他換穿,父親說︰我要去阿彌陀佛那裡了,為什麼不拿件較新的衣服給我穿呢?後來家母依風俗,拿了一疊鈔票要他帶在身上,父親當下拒絕,並說︰我要去阿彌陀佛那裡不須要帶錢。當時家父的神情十分自然平靜,面臨死亡毫無畏懼感。此時我問父親說︰你是否有遺言要交代,或有什麼罣礙放不下的,父親回答說︰都沒有,我一心只想見阿彌陀佛,接引我往生西方淨土。

 

聽了父親這些話,讓我深感家父對阿彌陀佛及西方極樂淨土,已深具真信切願。蕅益大師云︰往生與否,是以信願是否具足,品位高低在於行功夫之深淺。由是因緣,讓我對家父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深具信心。六月七日往生的機緣未具足,隔天八日依然與大眾一起念佛共修,到中午時父親的身體又慢慢地好轉起來,共修到最後半小時,家父甚且敲引磬,引眾念佛,眾人皆感訝異。

 

此後一個月皆在家裡靜養,當中沒有服用任何藥物,但身體恢復的很好。這段期間我鼓勵家父聽聞佛學講座錄音帶,大約聽了十幾卷,父親的病情又再度發作。這十幾卷佛學講座卡帶,是他畢生僅所聽聞到的。

 

這次發作是農曆七月七日,癌細胞已蔓延到腹腔,腹部急速腫大,不到一個月,肚子大如產前孕婦,十分堅硬。父親的身體很快地瘦下來,家人常拿營養劑要他服用,他都拒絕,且說︰我要盡早去阿彌陀佛那裡,不能執著這個身體,再補充營養會托延往生的時間,這樣不行的。  

 

這段期間父親常說︰病得這麼苦,阿彌陀佛怎麼不快來接我去。由是因緣我向家父解釋,我等凡夫八識田中,無量劫以來所累積的罪業無量無邊。淨土念佛雖可帶業往生,但業障如果太重,臨終時恐怕會有障礙,這段期間,你雖然每天都在受病苦的果報,只要歡喜受,無量劫以來你八識田中的罪業會很快地減輕,當業力減輕時,即可重罪輕報,如是往生西方的因緣就具足了。西方極樂世界蓮花池中,你信願所種的那朵蓮花盛開了,阿彌陀佛隨即會拿著那朵蓮花,來接引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;所以你現在不可生煩惱心,必須以歡喜心來承受病苦的果報,如是消除業障往生淨土的因緣才能如期圓滿。當時我舉了玄奘法師的公案,讓家父有所体會;眾所皆知,玄奘法師到印度取經,回來又全力翻譯經典,這是無量功德,但在他往生的前夕,身體感受很重的病苦,他以為是經典翻譯錯誤,所受的果報。護法神隨即告知玄奘法師,此非譯經之故,而是你過去世當過皇帝,在位時課百姓重稅,本來要受極重的果報,但你取經譯經的功德很大,所以在臨終前只受短暫的果報,此即是所謂的重罪輕報。

 

這段期間我和妻子,經常回鄉探病,父親曾掉眼淚說︰我看我的身體沒辦法了。這是親情的流露,這種情執對往生怕會有障礙,因此我們把親情具體的化為,往生淨土理性的力量。我們告訴他,家人也都發願求生西方,你年紀較大,往生的因緣較早成熟,所以往生因緣到時你先行,不久我們因緣成熟也會陸續隨行,我們相約在極樂世界蓮花池畔相會,這只是短暫的分別,不久我們將再見面,在極樂世界團聚之後,我們就永不再分離。你老人家所受的病苦,我們都體會得到,大家都不忍心,但這也無奈,因身心本不相代。這讓我們覺悟到做人的不究竟,千萬不可執著再來做人,所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,猶如一條大繩子,這條繩子是出離三界六道,了生脫死唯一的生路,無論如何我們定要將它抓得緊緊的,千萬不可放手,一放即會掉入生死輪迴的恐怖深淵,如此,我們將再受無盡的生死輪迴苦,而且永遠無法再與家人見面,這即是所謂的︰一別千古。家人在照顧父親時,都不斷提醒他要憶佛念佛;家母也經常對父親說:往生因緣如果具足的話,我也希望早點去阿彌陀佛那兒;由是種種因緣,我們將感性的親情化為往生淨土理性的力量,這對家父往生西方極樂淨土,是一大助緣。

 

我們曾與父親約定,往生之時,阿彌陀佛若前來接引,一定要立刻告知我們,當時父親笑了笑,客氣的說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往生西方,我們鼓勵他說只要你有真信切願,臨終之時,阿彌陀佛一定會來接引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家父回答說:當我臨命終時,阿彌陀佛若前來接引,我定會馬上讓你們知道的。

 

農曆八月十一日(星期日),是念佛共修日,當時父親的病情很不穩定,同學們都認為過不了十五日中秋節,當時我向大家說,中秋節絕對過得了,而往生的日期是在十八日。中秋節的前一天,我們全家四人,返鄉探視父親的病況,中秋節當天感覺家父的情況很不樂觀。隔天十六日我隨即趕回台北,將事情安頓好,並把往生助念時所須用到的東西準備好,如西方三聖佛相、往生被、引磬、蓮花燈、往生蓮位等,我於十七日下午趕回嘉義,回到山上家中已是晚上九點了。

 

第二階段:往生前夕、當日見佛念佛及往生時的情形。

 

當我感到家時,馬上進入父親的房間探視,侄子廖世民在旁告訴我說:祖父約在十分鐘前見到阿彌陀佛來了。我隨即向父親詢問上情,家父說:阿彌陀佛站在門口。我接著問來的那尊阿彌陀佛有多大,家父說:沒多大,就像世民那麼高,約一百七十公分。我再問父親所看到的阿彌陀佛,跟平時所觀看的阿彌陀佛佛相是否一樣?家父回答說:都一樣;並說阿彌陀佛沒跟我說話。在家父見佛的當時,我弟弟正站在門外,明顯的感覺到有東西從耳邊掠過,抬頭四處尋望,但未見蹤跡。

 

當晚家人皆守候在父親身邊照料,一段時間就詢問他是否再見到阿彌佛,家父皆說:沒有。直到隔天十八日早晨八點左右,家父再次見到阿彌陀佛現前,當時他告訴我三姐說:阿彌陀佛來了,在那裡!在那裡!用手一直指著,並說: 阿彌陀佛很大尊,是坐著。九點左右,家父第三次見到阿彌陀佛,同樣用手指著說:阿彌陀佛又來了,在那裡!在那裡!並說:阿彌陀佛待會兒要帶我去了,再見啦!再見啦嘿!當時我問父親說:阿彌陀佛這次現前是否有跟你說話,家父說:有啦!我再問他阿彌陀佛是否有告知要來接引你,他說:有啦!我又問他阿彌陀佛幾點要來接引你,家父回答說:一、二點啦!我說是否下午一、二點,他說:是啦!

 

之後,我立刻以電話連絡,請念佛共修的同學們來為家父助念。聯絡完畢,我隨即進入房間向父親說: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殊勝的機緣現已成熟,你要萬緣放下,一心念佛,家父回答說:好啦!此時念佛正年輕啦!我又說:阿彌陀佛現前來接引時,你千萬不能猶疑,要以歡喜心隨從阿彌陀佛,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,家父答說:好啦!馬上就要去了,再見啦!再見啦嘿!父親約在十一點詢問現在時刻,大哥答說快十一點了,家父說:怎麼這麼慢。

 

中午,大廳內西方三聖接引佛相布置圓滿,我和二哥以檀香油幫父親淨身,下午一點左右,我向父親說:現在我們來幫你換衣服,然後到大廳念佛,等阿彌陀佛現前來接引你好嗎?他說:還沒啦!約過半小時後,我再向父親提議這件事,家父說:好啦!於是我和二哥開始為他換新衣,約在下午二點,將父親移到大廳,並把往生被蓋在他的身上。當時先到的同學帶領家人開始念佛,我和二哥守在父親身旁照料,並引導他念佛。下午四點左右,同學們都趕到了,隨即加入助念的行列,我妻子和二個小孩,也跟同學們一起從台北回來,回到家時,我妻子跪在父親面前叫爸爸,當時父親側睡著,馬上抬頭並兩手緊握著媳婦的手,一直點頭說:秀珠你回來了!兩位孫子也跪在父親面前叫爺爺,父親意識清楚且高興地說:樺懋、樺輿你們回來了!我在旁看到父親那種至誠歡喜的神情,感動的使我不禁掉眼淚,父親當時的神情,全然不像重病將要往生之人。

 

傍晚六點左右,我為父親把脈,當時脈搏還很正常,大家都認為往生的機緣未到。隨後我將助念人員做一個適當的安排,隔日要上班沒請假的人先行回台北,兩位小孩臨時回來未向學校請假,也由我妻子陪同返回台北,約在晚上七點半左右離開,留下的同學和家人一起輪班助念,準備長期助念直到往生。

 

父親的病在末期肺積水很嚴重,無法平躺,平時都是半躺或趴在桌上。十八日早晨見佛之後,下午二點便將他移到大廳,平躺在榻榻米上,口中不停的念著阿彌陀佛!阿彌陀佛!聲音雖然不大,但尚可聽得很清楚。他的右手經常舉得很高,像是要讓人拉拔似的,晚上七點多有同學問他說:老菩薩你的手舉得這麼高,是否要讓阿彌陀佛來接引你呢?家父說:是啦!每當父親的手抬高時,我都引導他大聲的念阿彌陀佛,我都這樣說:爸爸!大聲念阿彌陀佛,父親就隨著我大聲念阿彌陀佛;我若大聲地呼喚:阿彌陀佛啊!接引我往生極樂世界啊!父親也會大聲地跟著呼喚:阿彌陀佛啊!接引我往生極樂世界啊!

 

從下午二點到晚上八點,在這六小時當中,父親皆以這二種方式,不停的念佛、大聲地呼喚阿彌陀佛來接引。約在晚上八點五分左右,父親的手又抬高了,我還是用同樣的方式,引導父親大聲地念「阿彌陀佛」,父親也跟著大聲念「阿彌陀佛」,但最後那個「佛」字,有點無力感,注意端看,發現父親的額頭冒汗,身體隨即往邊側臥,我立刻跟他把脈,發現脈博已停止,我和二哥馬上把父親扶正,當下看他再呼出一口氣就往生了。此時家人及同學們,都集合在大廳內幫家父助念,念佛的聲音非常莊嚴,家父往生之後,眼神依舊明活,且嘴巴尚微微地在動,整個神情看起來,依然像似跟著大家在念佛,這是眾人目睹共同的感覺。有同學說:端看老菩薩的神情,似乎感覺不出他已經往生了。

 

我妻子和小孩離開家中約半小時,家父就往生了,所以他們不知道往生之事。當晚是中秋節連假的最後一晚,北上的人潮很多,他們搭乘九點四十分的晚班車,因高速公路塞車,故車行速度很慢,我妻子回憶說:車行到新竹交流道附近,約午夜一點鐘左右,當時她在車上是閉眼休息,並沒有入睡,意識還很清楚,此時她看見西方三聖來迎接老菩薩,整個過程看得清清楚楚,如臨現場般。老菩薩果然遵照生前和我們所約定的兌現。我想我妻子能在車內見到,西方三聖來迎接老菩薩之情景,莫非是一椿巧妙的安排。當晚她如果在家,定會忙於雜事,而無法於靜中見到,西方三聖來接引老菩薩之情景。

 

我妻子目睹西方三聖接引老菩薩之情景,詳述如下:她最初看見祖宅的大廳,大廳中央有塊塌塌米,上面舖著一條很柔軟且莊嚴的白紗巾,在榻榻米外邊的右下方,看到一朵白色蓮花,色白如百合,也看到深綠色之蓮蓬,非常清淨莊嚴。接著又看到榻榻米白紗巾下面,有三朵如前所見之白色蓮花,此白色蓮花突然閃閃發光,隨即變成金色蓮花,而後阿彌陀佛金色之身慢慢地浮現,色相非常端嚴,其金色之身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如星星般,與念佛堂所供奉的阿彌陀佛佛像相同。隨後又看到老菩薩著長袖白上衣,容貌變得很年輕且很莊嚴,不見頭上的白髮,以慈悲的微笑,向我妻子輕輕地揮手告別。

 

當時我妻子突然想到《無量壽經》所云:臨命終時,迎現其前的應是西方三聖,怎麼只見阿彌陀佛前來接引呢?她起了此念後,隨即走出廳外向屋頂瞧瞧,看到屋頂上閃閃發光,仔細端詳,觀世音菩薩、大勢至菩薩停立在簷脊兩旁,離屋頂約三十公分,亦是金色之身且很清楚地目睹到,大勢至菩薩手持之金色蓮花。為何西方三聖同現其前,卻只有阿彌陀佛入廳迎接老菩薩,而兩尊菩薩停於屋頂等候呢?此即佛經所云:「佛菩薩隨眾生心,應所知量。」

 

第三階段:入殮、出殯、火葬、進塔及舍利子的發現。

 

十九日下午二點,舉行入殮儀式,老菩薩往生的助念,從十八日下午二點起,一直念到十九日下午三點入殮完畢,共助念了二十五小時,此助念,對老菩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是個很大的助緣。

 

入殮的第二天,也就是往生的第三天,再端看老菩薩之遺容,看起來很安詳,嘴巴微微的笑,眼睛變得修長如鳳眼般,很像阿彌陀佛之眼睛,呈現端嚴的色相。賣棺木者囑咐家人,過了第三天就不要再瞻仰遺容,因未經冷凍處理,怕容貌會生變。第四天家人仍舊打開棺蓋瞻仰遺容,發現老菩薩的嘴巴笑得更開,額頭變得更紅潤,色相依然很端嚴。 

 

老菩薩往生自始至終,皆遵照佛陀正法之教化處理,譬如:臨終前後圓滿的處置,助念的安排,臨終時家人不哭泣,且一心念佛,不燒紙錢,全家吃素,祭品皆用素食、鮮花、水果,佛事以念佛為主,莊嚴隆重,不舖張浪費,家人皆感法喜,毫無陰森之氣氛。

 

出殯日期擇於農曆八月二十五日,當天嘉義火葬場安排火化者很多,我們依序排列,直到下午二點半,才開始進行火化,於傍晚五點半始告完成。當時天色已漸行昏暗,室內燈光又很微弱,火化剛完成甫退出時,溫度還很高,無法靠近,我及家人遠站細瞧,除看到頭骨和一些大骨外,並沒有看到舍利。當時我心中想著父親不但在往生前見佛;臨命終最後一口氣乃大聲地念出「阿彌陀佛」聖號;我妻子也親眼目睹西方三聖,迎現其前來接引老菩薩。此種種示現,皆符合淨土經論所云往生淨土之條件,由是足以證明老菩薩決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

 

撿骨完畢,時刻已晚,隨即將遺骸奉至義德寺靈骨塔,進塔安靈,儀式約在傍晚七點左右完成,殯葬之事至此方告一段落。

 

二天後我返回台北,同學們都來關心火化後,是否有舍利,我概略地描述火化之情形,大家都認為老菩薩應該有遺留往生的見證才對,有同學這樣說:「老菩薩若有遺留往生見證之寶,要讓大家目睹,今夜請託夢於我們。」隔日清晨五點左右,老菩薩果然託夢給一位同學,夢境顯現五彩色光,光芒萬丈衝向雲霄。這位同學晨醒後,即來告知此情;據此,我們依照老菩薩之顯示,定於農曆九月八日回嘉義。回嘉義義德寺之前晚,這位同學又夢見納骨塔內一個個很莊嚴的塔位。

 

九月八日我和二位同學回嘉義,當天回到義德寺已是下午五點,我們向義德寺的法師報告,說明此事之詳情後,隨即進入納骨塔,小心地把骨罈請出來,以誠敬心將骨罈開啟,當下見到頭顱眼眶之上緣處,附著一顆皎潔明亮的舍利子,當時我們三人不約而同的下跪頂禮。附著於頭顱之舍利子共尋獲五顆,其色澤有四顆如白玉般,呈現皎潔明亮,另一顆呈深翠綠色;其形狀最大者呈長方形,長二公分寬一點五公分,此顆舍利係附著於頭顱內側之頂骨。頭顱之外也尋找到數顆五彩舍利子,其五彩舍利呈現多彩色澤,其中有一顆遇光時,會像細鑽般閃閃發亮。老菩薩所遺留之舍利子,我們供奉於妙音淨宗學苑念佛堂,此是念佛往生西方淨土之見證,歡迎有緣之人前來瞻仰。

 

老菩薩往生見聞中有二點說明如下:

 

第一:有多位同學提到,我是否有神通?或是有阿彌陀佛告知?否則怎會在一星期之前,即知道老菩薩將於十八日往生。我個人既無神通,也未獲阿彌陀佛告知,祗因我把父親之生死,視為個人之生死,所以,當時我和父親的心是一體的,此即佛經所云:「心誠則靈」。

 

第二:往生當天早上,老菩薩說阿彌陀佛告訴他,將於下午一、二點要來接引,何故西方三聖於晚上方來接引,此是阿彌陀佛善巧之安排,將接引的時刻提前告知,便於家人能有萬全的準備,以防臨終時措手不及,而影響到老菩薩之往生。由此善巧之安排,我們於下午二點以前即把淨身、換衣之工作完成,在二點就將老菩薩移位至大廳助念,晚上八點左右,老菩薩在莊嚴的彌陀聖號聲中,神識清楚地和阿彌陀佛相應,隨蒙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

 

若無如是善巧的安排,恐會措手不及,而影響到往生的因緣。依佛法所云:人於臨命終時,色身之四大(地、水、火、風)五蘊(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)面臨緣散,神識欲脫離軀體未離之際,觸及亡者身體,極劇痛苦。其痛苦猶如:「風刀解體、生龜脫殼。」故人在氣絕身亡之後,至少於八小時內,不可隨意動及亡者遺體,或哀嚎哭泣,以免亡者痛苦,而生煩惱心或起瞋恨心,因而使其神識轉入三途法界。人於臨命終,神識將要轉法界之重要時刻,此時能保持肅靜,大眾及家屬能給亡者助念阿彌陀佛聖號,並開示引導他萬緣放下,提起念佛往生淨土的正念,此對亡者之功德利益最大。

 

以下將老菩薩生淨土之因緣依法論述:

 

第一階段,佛弟子學佛修行之大根大本,是孝養父母。除了平時要孝順孝養外,更重要的是要幫父母,建立往生西方極樂淨土之「信、願、行」三資糧,讓父母的法身慧命,於當生能出離,三界六道,了生脫死,這才是盡大孝。父母已故之學人,更要立定信願,求生西方淨土,乘大願早日回入娑婆度脫我們的父母。末學僅以此次卑微之經驗,拋磚引玉。願我等佛弟子皆能盡大孝,普使法界所有父母皆能深信彌陀大願,普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共成無上佛道。

 

家父罹患肺癌,從發現到往生約一年,其間並無接受任何化學或放射線治療,唯有平時服點草藥,住院治療亦只有十五天。癌症病患到末期一般都會很痛苦,必須使用麻醉類止痛藥,父親的病情在末期雖很嚴重,但都沒有服用止痛藥,也未曾聽到父親病苦的呻吟。此乃家父對阿彌陀佛、西方極樂淨土具足「真信切願」,平日皆以至誠心在憶佛念佛,所以蒙受阿彌陀佛,佛力威神加持,方能減輕病苦,而得自在。

 

老菩薩念佛未及一年,臨終即蒙阿彌陀佛接引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此足以證明老菩薩,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以深信願持佛名號。《阿彌陀經》云:「若有善男子。善女人。聞說阿彌陀佛。執持名號。若一日。若二日。若三日。若四日。若五日。若六日。若七日。一心不亂。其人臨命終時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。現在其前。是人終時。心不顛倒。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。」此即阿彌陀佛大慈大悲,萬德萬能,惠以眾生真實之利。以四十八願幫助法界眾生,了生死出三界,究竟離苦得樂,乃至圓成無上佛道。

 

我等學佛修行,能真正的斷惡修善,深信因果,一向專念,南無阿彌陀佛聖號,信願求生西方。如是以誠敬心老實念佛,即能與阿彌陀佛相應,所謂:「一念相應一念佛,念念相應念念佛。」印光大師開示云:「平時念佛,不分行、住、坐、臥,念佛之心,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,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。」諸位善知識!我們若能以至誠恭敬心,真信切願老實念佛,現前我們即可消除業障,而得福慧增長之益,將來命終壽盡決定往生西方極樂淨土。

 

第二階段:老菩薩往生前後所現之瑞相有三。

 

瑞相一:老菩薩於臨終前晚及當日早晨,數度見到阿彌陀佛。老菩薩見佛,隨即蒙受阿彌陀佛,佛光普照、佛力加持,當時他的心已和極樂世界相應,故在往生當天早上說出:「現在念佛正年輕。」此乃「臨終西方境,分明在目前。」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云:「我作佛時。十方世界。所有眾生。令生我剎。皆具紫磨真金色身。三十二種大丈夫相。端正淨潔。悉同一類。若形貌差別。有好醜者。不取正覺。」

 

老菩薩見阿彌陀佛後,蒙受佛力加持,方有能力於大廳榻榻米上,持續六小時念佛直到往生,而且自在往生。我們常人患得感冒或牙痛之小病,即無法持續不停地念佛,何況是癌症末期,即將臨終之人。依淨土經論所云:人於臨命終前見佛,即能蒙受佛光普照,佛力加持,而使臨終之人減輕病苦,業障消除,智慧增長,保持神識清楚,直至命終時,心不顛倒,乃能一心念佛。且提昇念佛的工夫,將散心念佛提昇為工夫成片,工夫成片提昇為一心不亂。

 

瑞相二:即是老菩薩在臨命終前後,意識皆很清楚,壽終前不停地念佛,壽終時最後一口氣乃大聲地念出「阿彌陀佛」聖號,壽終後神情依舊明活,眾人皆感覺老菩薩依然跟著大眾在念佛。此即《無量壽經》所云:「臨終一念十念即得往生。」《無量壽經》云:「諸有眾生,聞其名號,信心歡喜,乃至一念至心迴向,願生彼國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轉。唯除五逆,誹謗正法。」又云:「十方世界諸天人民,其有至心欲生彼國,假使不能作諸功德,當發無上菩提之心,一向專意,乃至十念,念無量壽佛,願生其國。若聞深法,歡喜信樂,不生疑惑,乃至一念,念於彼佛,以至誠心,願生其國。此人臨終,夢見彼佛,亦得往生。」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云:「我作佛時。十方眾生。聞我名號。至心信樂。所有善根。心心回向。願生我國。乃至十念。若不生者。不取正覺。唯除五逆。誹謗正法。」

 

瑞相三:老菩薩壽終時,西方三聖迎現其前,放光來接引。老菩薩依生前所約,將西方三聖接引的情景,清楚地顯現給我妻子目睹。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云:「我作佛時,十方眾生,聞我名號,發菩提心,修諸功德,奉行六波羅密,堅固不退,復以善根迴向,願生我國,一心念我,晝夜不斷,臨壽終時,我與諸菩薩眾迎現其前,經須臾間,即生我剎,作阿惟越致菩薩。不得是願,不取正覺。」

 

我妻子目睹西方三聖來迎接時,現於大廳接引老菩薩的是阿彌陀佛,而觀世音菩薩、大勢至菩薩則停於大廳的屋頂待候。此因老菩薩於生前只觀阿彌陀佛,換言之,他最熟悉阿彌陀佛,當西方三聖來迎接時,阿彌陀佛與觀音、勢至菩薩,皆了解到老菩薩最熟悉,最能相應的是阿彌陀佛,所以,由阿彌陀佛到大廳來接引老菩薩,而觀世音與大勢至菩薩則在簷脊的二旁停候,待阿彌陀佛接引圓滿,隨即會合,經須臾間,即生到西方極樂世界。此即佛經所云:「佛、菩薩隨眾生心,應所知量。」

 

老菩薩往生之三種瑞相,依淨土經典應證,老菩薩確蒙阿彌陀佛攝受,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由是因緣也證實佛陀所云之經典:字字、句句皆真實,如《金剛經》所云:「如來是真語者、實語者、如語者、不誑語者、不異語者。」故佛弟子學佛修行,定要「以法為師」,依照佛陀所云之正法,依教奉行,「依法不依人」。

 

第三階段:老菩薩遺體火化,能燒出如此莊嚴之舍利子,此殊勝因緣,係蒙阿彌陀佛大慈大悲,佛力威神加持,契合老菩薩無比的願力,眾緣所成。

 

老菩薩遺留舍利子之真實義有三:

 

第一:舍利子乃戒定慧三學之結晶,以此堅固之事實真相,印證種種瑞相之真實,也應證老菩薩真蒙西方三聖的相迎,攝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作阿惟越致菩薩。

 

第二:阿彌陀佛佛力威神加持於老菩薩,留此殊勝莊嚴之舍利子,令諸末法眾生,見者聞者,歡喜感歎,皆能發菩提心,一向專念,南無阿彌陀佛聖號,同生西方極樂淨土,圓成無上佛道,此乃阿彌陀佛本願之證轉。

 

第三:證實法界眾生只要,「斷惡修善,深信因果,真信切願,老實念佛」決定往生極樂淨土。且於臨欲命終,能預知時至。得蒙阿彌陀佛,佛光普照,佛力加持。身無病苦厄難,心無貪戀迷惑,亦無恐怖顛倒,正念分明,捨報安詳。阿彌陀佛,與觀音勢至,諸聖賢眾,迎現其前,放光接引,垂手提攜。於須臾間,即生極樂淨土。

 

於此僅代表吾等末法眾生,以至誠心,感恩阿彌陀佛與老菩薩的慈悲願力,留此莊嚴舍利子,作為老實念佛,決定往生之見證,廣度末法眾生。我們大家定會盡形壽,將此殊勝因緣廣為流通,輾轉相受,輾轉度脫,以達阿彌陀佛與老菩薩,欲以此廣度末法眾生之大願。願此功德,四恩總報,回施有情,同生極樂。

 

老菩薩往生極樂淨土,淨德成就,係得力於本師釋迦牟尼佛、阿彌陀佛,兩土導師,所開之淨土念佛法門;亦得力於有緣大德善知識、諸位同學及家人的助緣。於此末學僅代表家父,以至誠心,感恩兩土導師的教化;同時也感謝諸位大德善知識、各位同學及家人的助緣。

 

願此因緣,令諸有情,見者聞者,皆能真為生死,發菩提心,深信切願,老實念佛,同生西方極樂淨土,共證無上菩提。

 

南無阿彌陀佛

 

一九九三年歲次癸酉阿彌陀佛佛誕日於妙音淨宗學苑

淨業凡人:廖榮尉 頂禮敬述

 

資料來源:http://book.bfnn.org/books/0443.htm

蓮花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無言 的頭像
無言

無言的部落格

無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