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願具足 往生極樂

以下是發生在南投縣 魚池鄉 南林尼僧苑的真實故事!

念佛法門真的很舒勝!

我們一起加油!信願具足往生極樂!----常恆

在此我要轉述一則極為殊勝,令我非常感動又敬佩的往生故事。首先頂禮這位來自臺灣南林尼僧苑的見華法師,她以三十三歲的年齡,堅勇而成功的往生極樂世界,為我們念佛人留下「信願具足,往生極樂」的典範。

這是由南林精舍的如慧法師,在一次開示中所提到的往生事蹟。雖然故事已經發生好幾年了,而我聽到也是去年的事。我想了好幾次,總覺得應該把它刊在會訊上,讓大家看了能夠像我一樣得到很大的利益。

如慧法師說:見華法師師範大學畢業,出家至往生只有四年半。她說:「事情發生在健康檢查的半年後,好好的一個人,於年底突然出現感冒、發燒的症狀。見華師到寺裡的醫療處拿藥,因為有發燒被勸往醫院看病。

檢 查時 醫師發現她手上有瘀斑,所以抽血檢查。結果白血球高達五萬(正常是八千到一萬一),當天即住院,次日再驗血,白血球數升到十萬,立即輸血兩袋,然後繼續增到24小時輸血。

住院一週後見華師表示要回寺裡等待往生,不想再醫。」如慧法師勸她說:「要醫啦!」她說:「不是我不想活,得這種病(血癌)我再活下去生活品質也很差,拖久了還會障礙我往生,我不想醫了。」如慧法師就說:「醫師講做化療有70%的機會存活,兩年內做骨髓移植有50%的治癒機會,不要放棄!」她就去問醫師,骨髓移植成功可以活幾年?醫師答:「約五年」。她說:「這麼辛苦的經歷,只為了活五年!我不要了!」

如慧法師擔心見華師的家人會不諒解,因此召開了會議把家屬都請來。見華師笑嘻嘻的著對母親說,我出家就是為了要往生極樂世界呀!現在提前要去,你們應該要替我高興。她的母親就說好!如慧法師嚇一跳,心想做父母的一定會不捨,沒想到她母親把如慧法師拉到一邊說:「不騙你們,算命的說她出家那年,本來就要死的,現在多活了四年半,我們已經是心滿意足了!」

如慧法師對見華師說:「命運是可以改變的,妳只要發願為眾生,願意生就可以活下去,妳才30幾歲,幹嘛那麼快就要走!我們南林很需要妳……,妳得癌症又能活下來,證明彌陀的殊勝和持戒的功德。」她說:「師父!不要相害啦!放我走吧!」如慧法師曾經請示道海律師,海公勸如慧法師不要勉強她,她往生意願那麼強。因此,如慧法師就故意問她:「妳有把握往生嗎?」她說:「我有把握!」她反問:「彌陀不是說信願具足就可以往生嗎?我信願都具足為什麼彌陀會不來接?阿彌陀佛一定會來接我!」這個測驗過關,於是如慧法師又故意刁難她:「妳可以坐化嗎?好讓人知道念佛可以往生。」她說:「我現在躺下來腳很酸,坐著反而舒服,我想我只能坐著走吧!」常智師更可愛,她說:「坐化還不夠,妳要放光啊!」她聽了笑而不答。

我們這些話真是很無理!目的只是要刁難她,讓她能接受治療。其實我們心中已經準備好要送她往生,但没告訴她,主要是想知道她的信心到那裡,結果發現她的信心十足。然後如慧法師又再提一個要求:「妳要回來託夢給我,讓我們確信妳有去極樂世界,好讓我們放心。妳要是撥不進來(如慧法師說:通常人家要託夢給我都不容易託進來,因為我很少夢。)看哪一個妳能託到,就託給哪一個。告訴我們妳確實往生極樂世界,我們就放心了!」她就說:「好啦!這點我就答應你們。」因此,她就回到寺裡跟著大家一樣過寺院生活。

我們住持惟俊和尚尼問她,要不要幫妳辦個佛七送妳?她說:「我自己念就好了,我跟大家念的音調不同。」由於没有再輸血,她體力看來比較差,如慧法師就對她說:「現在要過年了,初一到初三寺裡進出的人很多,若是這時來辦喪事不好玩,妳去輸血吧!」她說:「好啦!最後一次哦!不要再要求哦!」

初七那天,惟俊和尚尼對她說:「妳要接受大眾的照顧,我們一起念佛兩天看看,若是念得不如妳自己念的,我們就讓妳自己念!」結果念了一天,她對和尚尼說:「大眾的力量真的很殊勝!和自己念不一樣。」從上午八時到下午五時與大眾一起念,晚上則由4人陪她念。初八那晚她自己去沐浴,出來就向惟俊和尚尼告假說:「師父!我今天要走了!惟俊和尚尼就說:「妳要走了!那我們全體再到念佛堂一起念佛好不好?」她說:「好!」

於是在念佛堂安置了一張床,用屏風隔著。她念了佛就去拜佛,拜累了就坐下休息。我們勸她躺下休息,她偶而躺下來,很快又起來拜佛。到了晚上12點她見到有人開始打瞌睡,就對大家說不好意思讓大家這麼累。於是自己跑去拿香板,對知林師說:「我勞駕全體大眾,到現在彌陀都還沒來,實在很丟臉,業障太重,請打我香板!」知林師接過香板,啪的一聲往自己身上打,口裡邊說:「我助念不得力!」弄得大家哄堂大笑。接著她就請大家回寮房休息。大家見她還很好,不像是要走的人,所以都回去睡了。

如慧法師在接近12點的時候,就先下樓去休息,到了2點起來看到念佛堂沒有人,就到見華師房裡看看。此時她正盤腿端坐,張著嘴念佛,兩眼張著卻已無神,手在前面比畫也沒反應,一看瞳孔已經放大。如慧法師說:「人都要走了,怎麼還讓她在這裡〈當時有四位法師陪著〉?」於是立即去撞大鐘,喚醒大家,集眾到念佛堂。

當她返回窄小的寮房,對見華師說:「我知道妳會坐化!(她真的會坐化,身體坐得直直穩穩的!)但這裡地方太小了,助念不方便,我們抬妳到念佛堂。」到了念佛堂又對她說:「我把要妳坐化的話收回,妳躺下來會比較舒服!」她點點頭。如慧法師說:「我們讓她躺下,開始念佛。我敲著引磬,念不到十聲,最後一聲“阿”的時候,她的嘴巴還張開,對面的人都看到了她的舌頭,然後嘴巴慢慢的合了起來,臉上現出了微笑。此時她嘴巴雖然閉著,仍然可以聽到她的念佛聲,一直到往生後七小時聲音都還在。我們裡面的見觀法師看到了三道光從她身上放射出來。之後她爸爸的朋友,一位醫 師的 太太,從水里來助念,也見到兩道粉紅色的光,從她照片的眼睛裡放射出來。如慧法師讚嘆的說:「我們只是隨便說說呢!卻一一應驗了。她出家才四年半,沒什麼功德力可言,念佛的功力也都很淺。在我們南林出家是很辛苦的,沙彌尼、式义摩尼從早到晚要讀很多經教,很拼的。只有早、晚課可以專心之外,一年只有四次的佛七,不能像其他人一樣可以長年念佛。她還處在這辛苦學教的階段,靠的是什麼?阿彌陀佛不可思議的功德力和她本人的信心與願力,如此而已!讓我們見到了淨土宗的殊勝,還有什麼可以改變我們的信仰?火化後燒出了五百多顆舍利,才出家四年半,多不可思議啊!這要歸功於她持戒很莊嚴。納受戒體是很重要的。

托夢的事也真的發生了!她託夢給常智法師(就是叫她放光的那位法師),在夢中非常清楚的知道,她已往生。常智法師見到她很高興說:『妳都已經往生了怎麼……。』她就說:『你們不是要我回來通知嗎?』常智法師問:『你確定有去極樂世界?』『有啊!』『真的確定有往生?』『有啦!』」如慧法師繼續說道:「她真的託夢!什麼都應驗了!這不是打妄語,妄語是犯戒的。多麼殊勝啊!這要歸功於持戒念佛的殊勝功德。我們大家要對阿彌陀佛有十足的信心,堅持念佛求生極樂世界,不要有任何的動搖。遇到其他好的善知識,我們廣結善緣,多一份加持有什麼不好? 但我們的根基不可改變。要使這個臭皮囊成為最後一身一世,離開了彌陀是辦不到的!我們處於這種時代,尤其有家庭事業的人,想要靠自力成 就好難哪!我是出家眾都不敢走這條路,何況在家居士有這麼多的家累!怎麼可以不念佛而有成就呢?」

    這實實在在是一則感人肺腑的往生典範,我說給了一些蓮友聽,有位同修就說:「將來我若病重,也要學這位法師,一心念佛,求願往生。」我想我自己也是一樣。也許更多人看了這個真實故事後,對於往生極樂世界增加了信心,也發出了同樣的願心,這正是我把它寫下來的目的和希望。〈感恩如慧法師指正,並允許刊登〉

 

這篇文章就刊載在 下面之網站裡,

有興趣者可以進入該網站 瞭解更多的詳情

http://www.dba-newsletter.org/chinese/wang_sheng_stories/Venerable_J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以上文章資料來源:

http://lifetvtc22389987.pixnet.net/blog/post/75129016-%E3%80%90%E8%BD%89%E8%BC%89%E3%80%91%E4%BF%A1%E9%A1%98%E5%85%B7%E8%B6%B3-%E5%BE%80%E7%94%9F%E6%A5%B5%E6%A8%82-~-%E5%8D%97%E6%8A%95%E7%B8%A3-%E9%AD%9A%E6%B1%A0%E9%84%89-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以下補充資料,可以更一窺完整過程

資料來源

 http://www.muni-buddha.com.tw/buddhism/book/the/1852.htm#a22

 

 

懺除業障  悲欣交集

 

■台灣/南林寺涅槃組 

 

 

 

一位比丘尼的往生 

 

每一位有志之佛教僧伽,多本著悟世無常、了脫為本、上求下化、護教利生之志願,而割愛辭親、薙髮出家;當其面臨一期生命將盡之因緣來臨時,如何自在地解脫生死,圓滿其出家修道之初願,是每一位僧伽一生修道之終極目的;又其週遭之人,又該如何幫助他完成其志願呢?下面是記錄一位青年比丘尼發心修道之概況,及在一個月內,從檢查發現得了急性骨髓性白血病,依佛所教,萬緣放下,一心念佛求生西方,正念分明,捨報安詳,念佛往生之經過。

 

 

 

釋見華比丘尼,法名傳明,生於民國五十六年三月二十三日,祖籍南投,家中排行老么,家人多為虔誠之佛教徒,自幼體弱,但聰慧嫻靜,為父母心中之掌上明珠。見華法師善根深厚,學生時代即積極學習佛法,於民國七十九年皈依當代高僧懺雲老和尚。就讀彰化師範大學時,加入佛學社,並親近參加懺公上人主辦之大專女學生齋戒學會及台中蓮社,長期研學佛法,於解行二門奠定良好之道業基礎,且多次在齋戒學會擔任解門組幹部,並於八十三年擔任齋戒學會總學員長。大學特殊教育系畢業後,前後從事中小學特殊教育工作達四年之久;任教期間,本佛子慈悲平等之心,教育智障兒童,每週多日於課後發心為智障兒童義務輔導教學,慈悲誠懇、盡心盡力,深獲家長及校方之感激讚許,故當其離職之時,諸多學生、家長及校方多不捨挽留。

 

 

 

然見華法師痛念世間無常、生死迅速。決志出家究竟「後生」之大事,毅然辭去教師之職,於民國八十四年八月投南林精舍尼僧團,住持體察她非壽長之相,故而慈允她早日剃度出家,以增長福慧,令修行往生有把握。在沙彌尼期間,即因其優良之教理基礎,獲師長之讚許,而指示為居士班宣講《八大人覺經》、《十善業道經》及《出家功德經》。除僧伽教育外,常住職事亦貢獻良多。八十六年十月再依佛制次第進受六法,成為式叉摩那,平日戒行嚴謹,積極學習大尼諸戒威儀,真實是「以戒為師」。八十八年十月底圓滿式叉摩那二年學戒後,同年十一月在常住求受具戒,成為清淨之比丘尼。

 

 

 

見華師於初學佛時,即深信好樂淨土法門,平日所行即是「禪教律回歸淨土與儒佛一貫」,每日除拜佛、念佛、誦戒之定課外,又常以讀誦大乘經典如《法華經》、《金剛經》為其功課。其道心堅固,柔弱之身驅下,卻有堅強之信念、意志,故當其自知身患難治之急性骨髓性白血症後,能理性、泰然地處之。

 

 

 

今年一月二十一日,見華師因重感冒發燒三天不退,送中國醫藥學院急救治療,檢驗為急性白血症且併發肺炎,當時他的白血球一○三○○○、血紅素七‧五六、血小板一八○○○,隨時有昏迷不醒而往生的狀況產生,常住大眾得知惡訊後,當晚於晚課後,集體為其誦《普門品》每人各三部,並緊急會議,商定於二十四日做骨髓穿刺檢驗前(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),為見華師解冤免難。故安排於二十二日寺眾拜《水懺》,並請宏杰法師施放大蒙山;二十三日寺眾再拜《水懺》一天,又幸蒙南普陀宗興法師等十位比丘,慈悲為其施放大蒙山超渡;二十四日常住眾念佛一天,又蒙宏杰法師蒙山超渡。

 

 

 

另一方面,寺中醫療組負責人員及幾位師長,分頭請教住院醫師及為其南北尋醫,乃至聯絡僧伽醫療基金會之執行長慧明法師,請求協助尋醫;常住大眾則輪班每次三位到醫院照顧,伴其念佛,二位居士在醫院附近處理特殊飲食,教學組負責對其狀況深入了解,並講說予大眾了解。而其父母亦為他放生,前後二次,共發心了二十六萬元;其父親及其兄長並為他發願分別捐款新臺幣三十萬、二十萬元予慈善機構。法會結束後,其體溫下降,病況暫時趨於穩定。此時其父母才說出,見華師出家之年,曾有人對其父母言那一年見華師會出國,或出家或可能精神上異常...,而見華師不會再回來(家)。而當年其父正因此言,故答允其出家;但一直覺得奇怪,出國、出家等都可再回家?怎麼說不會再回來呢?原來話中之意是暗示見華師出家之年,實則是與父母絕緣之年。幸賴出家,修福延壽,更得到僧伽的護持。

 

 

 

住院期間,更是夙業現前,輪班照料的見觀師,當見華師的友人來探病後,送其出病房時,在病房門口,見到一位高瘦的男子,站在其友人身旁,待定睛一看,卻不見了;又有次拿藥與見華師吃時,因怕她會嘔吐出來,故拍拍她的背,聽到背後有女子的聲音說:「對啦!幫她拍一拍!(臺語)」,而二十二日拜《水懺》的第一天中午,在常住的成住師中午休息時,躺到床上一閉眼,即見到一位頭髮齊耳的女子,站在她的床頭前,問此女要做什麼?找誰?此女回答:「要找見華師」,待成住師睜開眼睛,該女卻消失不見。當天天氣冷,成住師將被蓋到頭部時,又見到該女子(據言非是有惡意的臉孔)。而見華師本人於未住院前數日,也夢見已往生的姑母及由地裡爬出很多黑色的小蟲。由經驗判斷其病,應有其宿世冤親債主之因緣。

 

 

 

二十四日骨髓穿刺檢查,確定為急性骨髓性白血症M2型,此時病情雖稍有好轉,但血小板的指數卻一直不能有所回升。幾日後,見華師自己感知到,他過去世的一位男眾的冤親債主及與之所結冤業之情況。又有次休息時,見病床旁有一女眾,以有圓形小氣泡的塑膠袋,罩住她的頭,並以手掐她的脖子,在努力的喊念「阿彌陀佛」後(事實上,見華師他當下喊不出聲音,是用「心」喊的)才擺脫獲救。寺內法師到醫院探望,獲知此狀況,即為其冤親債主授三皈。依《無量壽經》之教理,為他們取一法號同為「妙音」,由當時看顧她的一位沙彌尼代為禮拜。

 

 

 

而因需靠藥物及不斷的輸血,才能維持其性命,西醫師建議儘快作化學治療,否則將很快惡化。師長們在詢問過幾位中西醫專家的意見及討論後,所獲結果「西醫言:不化療將昏迷死去,化療有百分之六十的療癒性,但承受不了時,也是昏迷的死去。」其家人到處請教大德,皆勸一心念佛。寺中某些法師們堅持化療,希望見華師能痊癒回來,繼續並肩為佛教努力,大眾共修或私下定課,都努力地迴向,希望有所轉機。如負責典座的見源師,願將自己在大寮服務三年的功德迴向給他,又有將多年定課迴向予他,大眾都希望見華師能平安回寺,但問及本人意思,見華師自知體質衰弱,表示不想作化療,想儘快回寺,令身心更為安穩。

 

 

 

由於見華師夙世之善根福德因緣,於病後感多方之善緣予以協助、迴向,如多位白血病之專家醫師前來看治並提供藥方;多位長老、法師善信每日為其迴向;蓮因寺  懺雲老和尚,每日放蒙山後,亦為其迴向;元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一日,南林舉行佛七,祈佛力、法力、大眾之力加被,懺除其個人宿世的障難,能令見華師如壽未終則病速癒,如壽已終能往生無障礙。

 

 

 

佛七期間正覺精舍方丈  慧天長老蒞臨,慈悲開示淨土法門之殊勝及念佛法要,開示錄音帶送往醫院予見華師恭聽,亦給他很大的鼓舞。二月三日見華師拒絕化學治療,決志求生西方,以回寺過年之由請假,自院返寺。當他回常住與大眾過年時,表現得心情開朗,談笑風生,不像有病;不過每兩天必需到醫院檢查及輸血,且其服務於衛生所的大姊,每天來寺為其作抽血檢查,寺中法師詢問有無往生之把握,見華師回答:「能否往生,全憑「信願」之有無。(彌陀四十八願的第十八願:若有眾生,欲生我國,至心信樂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覺。)」二月四日深夜至六日,因逢除夕及大年初一、二,又為見華師禮拜《三千佛懺》。

 

 

 

見華師得病後,深深體會及印證「假使百千劫,所造業不亡,因緣會遇時,果報還自受」之真實不虛,因此對因果業緣有深深之體悟。自醫院回寺後,見華師又恐今世於無明中亦不慎結了惡業,故於二月六日向師長及大眾僧「自恣」求懺悔及感恩大眾之慈悲照顧,亦向父母懺悔及感恩撫育深恩,求心無罣礙,安心自在地求生西方。其病情時好時壞,身體開始對輸血產生排斥。於二月七日,住持親領見華師及常住大眾,於大殿至誠禮拜《水懺》,見華師親自向其冤親債主求哀懺悔及發無上大願;下午拜懺時,沙彌尼見聖師見到見華師的正前方,有一男眾(但僅半身)對見華師微笑,再回頭看見華師,卻見她本人的前面有另一個她自己的影相在禮拜,而有一個圓形的光圈,落在她影相的頸背上,八日再與大眾同誦《地藏經》、《普門品》、《無量壽經》、《彌陀經》,晚間幸蒙宏杰法師慈允為冤親債主「妙音」授幽冥戒,此後全體住眾開始輪班陪見華師念佛,為其鼓勵。

 

 

 

此時身心安穩,病顏消失,多人見後都覺得其臉頰,由本來暗淡而垂下,變得向上揚而又有光彩。二月九日早上和尚尼領見華師往謁  慧天長老。親自禮謝  長老給予開示、鼓勵與加持,  長老見後言宿業已消除,更鼓勵其萬緣放下,一心念佛祈求上品上生的信心,給予見華師最得力之開示——「倖生不生,必死不死」,並贈送印光大師之法語「生——若生西方庶可與佛光壽同一無量無邊矣」、「死——學道之人念念不忘此字則道業自成」。

 

 

 

恭聆  慧天長老開示後,回寺便寫遺囑給師長、同參及父母兄姊等,更將其私物供養長老及寺眾,且財物全部捨出。之後除少量的中藥外,謝絕一切醫藥及輸血,以堅定之信念,一心念佛,求生極樂淨土。自發病後,雖有病而無痛苦,其念佛之勇猛精進,勝於常人。大眾白天與見華師一同於念佛堂念佛,晚間輪班於其寮房陪念佛。十二日下午五時多見華師自行沐浴時,察覺下體有出血現象,向住持法師請求大眾為其助念。住持因而集眾,決定臨終助念的地點在念佛堂,幾位同參儘快佈置場地,同時請與本寺熟悉的何醫師,到寺為見華師把脈,把脈結果為「單脈的走向」,恐不久人世。

 

 

 

約八點多,全體住眾至念佛堂為之臨終助念,在大眾莊嚴之佛號聲中,見華師最初躺在臨時搬設的床鋪上,與大眾一同念佛,除有時有欲嘔吐之狀況外,其念佛聲字字清楚分明,中間還能喝水及上廁。後來更坐著念佛,於十三日凌晨二點多,要求要禮佛三拜,在無人攙扶下,自行禮佛三拜,爾後就坐著念佛,且時而讓大眾扶著禮佛、繞佛。住持法師恐其太疲倦,勉勵坐臥往生都一樣,主要是正念分明;於是臥下,念佛不斷。更有法師們一直拜佛,祈佛力加持,正念往生。

 

 

 

由於念佛念到很有精神,堅持要求回寮,免得大眾辛苦,故回寮由兩位法師陪伴念佛。直到見華師說雙耳聽不到,氣有點不順,乃靠坐在床邊念佛。此時她對住持說:「真的要走了,煩請大眾相送一程!」;有法師察覺她的瞳孔有放大現象,周圍人眾立即抬他到念佛堂,寺中長老叩大鐘三聲,所有住眾聽到後,立即搭衣衝到念佛堂為見華師助念。至凌晨五點二十分,見華師環看大眾一週。看著佛像,念到最後一聲「阿彌陀佛」聖號的「阿」字,就正念分明、安詳地往生了。

 

 

 

與其同時出家的見觀師,六點在念佛堂助念,很傷心地在一邊角落哭著,但待他閉起眼睛的時候,卻看到見華師很歡喜的告訴他說:「你不要哭,我很好,你要快樂的念佛。」當天早上在念佛堂助念,與他同戒的見廣師與見豪師,聽到她跟大眾一同念佛聲音。八小時後移靈至靈堂,當晚照客師因想到白天忙,沒空為見華師助念,故決定為他助念一夜。當時他所坐的位置靠近大門,因疲倦,眼睛不禁閉了起來,卻見到左手邊有很亮的三道光,睜眼卻看不到,閉眼又看到了,連試三次,皆是如此。

 

 

 

十三日至十八日,常住大眾輪班為其二十四小時助念,其眷屬、友人及知道此消息的法師、居士,也來為其助念。於其間舉行三天之「三時繫念法會」,迴向見華師蓮品上升,早日乘願再來,最後一天的法會時,見華師的大姊帶著友人簡醫師夫人來為見華師助念,並參加「三時繫念法會」。會前於靈堂助念時,簡太太見到見華師的遺相變成粉紅色,眼睛兩道光射向虛空;又法會時感受到見華師來向她道謝,並握住她的手,感覺是涼的但很舒服。連出殯時來捻香的體證法師,回去後也夢見見華師變得很莊嚴,來感謝法師在他生前所做的幫忙。

 

 

 

其臨終前後之狀況,雖有病而無痛苦,超乎醫學上所紀錄應有之種種病發情形,連前來驗屍的醫師都覺得非同常理,令人敬佩讚歎及感念三寶之不可思議。往生後七小時多,身體因神識之脫離,開始腫脹;經向長老們請問,長老表示無礙,最重要的是見華師臨命終最後一口氣,是正念分明念佛往生的。

 

 

 

二月十九日出殯火化,翌日大眾於其骨灰,拾獲舍利及舍利花無數。其中不少是金色、白色、亮黑色及翠綠色的。二十一日依其遺囑,將骨灰送至大海,施予水族眾生。二十三日依律將其遺物,「以亡五眾物」處理,分予大眾。

 

 

 

從九二一大地震到見華師的往生,令人深悟「生命無常、國土危脆」,縱有沖天大志,仍需做好自己的「腳跟大事」。見華師自發病至往生,前後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,所表現面對往生之勇敢、坦然與自在,及對彌陀淨土法門之深信切願、篤實念佛、往生西方,不僅給南林全體大眾鼓勵,亦上了最寶貴的一課。於此更深深體會師長們的苦心——對彌陀淨土課程之安排,終年不斷,週而復始;於行門上,督促大眾學習印光大師「竭誠盡敬,妙妙妙妙!」地加功用行,期大眾皆能當生成就,不虛此生。

 

 

 

嗚呼!其人已西歸。欣者其正念分明,生而無生,悲者是痛失僧才、佛門損將,不免悲欣交集,盈淚滿眶。祈早日乘願再來,迴入娑婆,廣度有情。

 

 

 

—轉載自民國八十九年四月「僧伽醫護」第七期 

 

 IMG_3832.JPG

 南林尼僧苑(攝於2017/06)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無言 的頭像
無言

無言的部落格

無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