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東坡曾寫三首詩
未參禪時"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皆不同,不是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"
參禪時"廬山煙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,到得原來別無事,廬山煙雨浙江潮"
參禪後"溪聲盡是廣長舌,山色無非清淨身,夜來八萬四千偈,他日如何舉似人"
有些心得後,我慢浮現
至承皓禪師處,試師禪功

問禪師"聽說禪師禪悟功高,請問何為禪悟?"
師問"請問尊官貴姓?"
蘇東坡自認高明回說"秤,乃秤天下長者有多重的秤"
承皓禪師大喝一聲,從容問道"請問這一喝有多重"
蘇東坡無言以對,禮拜而退

秤量即是分別,悟則無量,如何量秤?
心不清淨,言禪悟者,即非禪悟

無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